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炮兵旅水冶战役:历史不会忘记-水冶网事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8日 | 作者:admin | 50人浏览

水冶战役:历史不会忘记-水冶网事

来源:安阳县党史网
安阳县地广人多,物产丰富,平汉线贯穿南北,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特别是1943年8月林南战役以后,林县全境解放,安阳县成为八路军东去的重要门户和太行根据地东南部的前沿阵地。在1945年春季攻势中,八路军一度攻克安阳西部伦掌等六个据点赖校族,给李英部伪三团以毁灭性打击。此后,李英为巩固其以观台、水冶为核心的阵地,加紧恢复与增修据点,加深据点外壕,修补寨墙,加固工事。但其下属官兵屡遭八路军打击,惶恐不安。伪军、伪组织人员畏惧心理严重,不少人秘密同八路军暗中建立了联系。
根据以上情况桂平人才网,八路军太行军区决心发起安阳战役。战役攻击目标为平汉路以西、观台以南、鹤壁以北地区之伪李英部,力求彻底消灭该部及少数日军,解放与巩固这一广大地区。炮兵旅战役实施步骤:第一步重点指向曲沟集、水冶镇,第二步即向积善、观台及天喜镇、南善应等方向扩大战果。参战部队为八路军太行军区9个团及林县、安阳县等县地方武装,兵力约10000人,分为3个支队。整个战役由一二九师参谋长兼太行军区司令员李达、政委李雪峰直接指挥,限各支队于1945年6月25日前集结完毕。战役于6月30日开始,预定持续10天至半个月。

战役计划初步确定后,于6月中旬即着重根据这次作战地区的敌伪据点稠密的特点,周密进行了各项准备工作。在6月的下半月,各参战部队均进行了10天左右的政治动员及攻坚与村落战斗的训练,并根据预定任务及敌人守备情况,进行了战斗演习。在当时物资困难的条件下,各部队较充分地准备了攻坚器材,如“云梯”、“土坦克”及砍铁丝用的铡刀、钢剪等等。又补充了大量的手榴弹及部分炸药包,保证了部队突击的需要。在政治工作上,军区颁发了《关于进攻作战中一些问题》及战场八大纪律的指示,各部队据此进行了教育,收到良好效果。同时,进行了深入的政治动员,使广大指战员不仅明确了这次战役的意义与目的,而且根据不同的战斗任务,进行具体教育,保持了旺盛的斗志。
在战役发起之前,各支队组织营以上指挥员及突击队的连排干部,亲自接近敌人据点侦察,确定部队开进道路及战斗部署。并派干部化妆深入敌人据点内部进行侦察。这样就对敌人的各方面情况了解得比较具体,增强了部队突破敌人坚固据点的信心。为了保证战前行动迅捷,各部队进入出发地时,均是夜间行动,并注意了伪装隐蔽。
1945年6月29日拂晓前,各支队全部隐蔽集结于科泉、磊口、长畛店及附近地区。29日下午18时,按照指定路线,分头直扑攻击目标。
第二支队以三十二团、三十四团攻击水冶镇,义勇军第五团及集总警卫团为第二梯队。义勇军第五团又以一部兵力攻取水冶西北的果园据点,警卫团也以一个连围困并相机歼灭水冶东北的阜城之敌,安阳县独立营及各区干队结合民兵一部,围困、监视鲁县、积善等据点,并严密警戒观台方面的敌人。6月30日2时半,向水冶敌人发起攻击。

战役经过
水冶城墙高约3.6丈,全部用砖石砌成,城内外炮楼、碉堡星罗棋布,堑壕暗道纵横交错。它是安阳城西敌人的一个大据点,驻扎着日军一个小队,伪第一陆军司令李英派其主力第二旅也驻守在这里。
1945年,水冶城驻扎日军一个中队(但攻克后发现只是一个小队)替补阴差,伪军一个团部、两个营和一部分地主武装。另个一营驻扎在离水冶城二十来里的鲁仙山,与北面的观台、南面的鹤壁形成了一道封锁沟,维护平汉铁路的交通,并以此为据点,侵犯我根据地。这些据点中,水冶最重要。只有攻占水冶,拔掉这根钉子,才能达到缩小敌占区,扩大解放区5801小炜,消灭敌人的目的。
但是水冶城是不太容易攻下来的。它是一个老城,城墙有三四丈高,有东关、西关、南关、北关、小东关。城西南有一条很宽的河,形成天然屏障。城周围埋有地雷,设有铁丝网等障碍。城墙上筑有防御工事,城四方筑有七八个岗楼。东门内城角修有一个坚固的三层炮楼,炮楼周围筑有防御工事,驻扎日军一个小队,附近还有一个伪军中队,把守着粮库、被服库和弹药库。
为了统一攻城部署,五分区成立一个攻城指挥所,并作了如下部署:三十二团、三十四团主攻水冶城,七六九团准备伏击安阳方面来的援敌。攻城的具体任务是:三十二团攻南门,三十四团攻北门尤克里里契约,东门有三十四团侦察排和民兵负责侦查和警戒,西门由民兵佯攻,城外由区干部和民兵包围。
但由于近距离攻击这样的老城没有经验邓自宇,准备工作很不充分,第一天晚上偷袭攻城开始驴碗口,当把一架梯子竖在城墙上,大家一拥而上,把梯子压断了。接着,大家搭人梯往上攻,可由于风雨太大,加之敌人加强了反击火力,没有偷袭成功。指挥部根据这种情况,决定暂时停止进攻。第二天,部队吸取了教训,做了一些必要的准备工作。首先,每营准备了三个梯子,每个梯子安上两个轱辘,运动时特别方便,可以拉着走,到城下一撞,用竿子一顶,就可以搭在城墙上。同时,组织了营连干部重新察看地形,确定攻城方案。

下午六点三十分,第二次全线总攻开始。三十二团从南关攻城,三十四团在北关攻,一营在东关的小东门进行主攻。三十四团在北门,首先用山炮打鬼子岗楼。第一炮属打得低了一点,没打中;第二炮调整后,打在岗楼顶部;第三炮打在岗楼中间,把岗楼打塌了;第四炮打在岗楼后面日本鬼子的炮楼顶上,打得敌人鬼哭狼嚎:“八格牙鲁,老八路主力来了……”没等敌人再嚷嚷,我军的轻重机枪一齐开火,压得敌人无法抬头。在火力掩护下,攻城部队迅速将梯子搭在城墙上,相继攻了上去,占领了一段一百多米长的城墙。日本鬼子督促一部分伪军,呀呀叫着进行反扑,妄图多回去失去的一段城墙。我军一顿手榴弹,把敌人的反冲锋打了下去。紧接着,四连向城中心牌坊处打,打到敌人心脏去,使敌人首尾不得兼顾。同时,一连继续向日本据点进攻,二连扫清炮楼周围的工事设施。经过激烈的争夺,把敌人的库房、伙房都给占领了,又把敌人炮楼周围的房子挨个打成通洞,延伸到炮楼底下,使炮楼成为一个个孤立的据点。打到城中心后,我军向伪军的弹药库跑去。受弹药库的敌人约有一个排的兵力月宫绿,根本没想到我军突然来到跟前,稀里糊涂地当了俘虏钟恩柔。而后,我军像一把尖刀直插敌人的心脏,保卫了伪军团部附近一些房子,抓了不少俘虏,敌团长的老婆也被俘虏。这样,敌人补充弹药不得,主要街道被我中断无法联系,出于孤立挨打的境地。我军随之和敌人进行了激烈的巷战,一条街一条街地打,一个房屋一个房屋地争夺,最后骄横的敌团长也被束手就擒。剩下的敌人失去了指挥,如断头的苍蝇东一头西一脚乱作一团,大部分企图向日本鬼子的据点靠拢。在被我军阻止后,约一百多个敌人想从城墙东南角城垛上挂条绳子溜下去乘机逃跑,却不知城外还有五六百民兵正等着守株待兔呢!一下子就被民兵抓住了,只得缴械投降。
盘踞在据点内的鬼子凭借其坚固的炮楼进行顽抗。战斗一直进行到第二天拂晓前,炮楼仍未攻破。分区工兵连的一个排,在连长苏旺指挥下,从老百姓家里借了几条被子,用水泡湿,放在一个桌子上,两个人顶着桌子,带着炸药慢慢向敌碉堡移动(这就是我们的“土坦克”)。敌人的扫射和手榴弹都没办法阻止我们的土坦克前进。就这样,分区工兵连用炸药把炮楼底部炸了一个大窟窿。但是,鬼子除了少数继续在底层坚守外,其余的上了第二层凭着“武士道”精神,继续顽抗徐敏贞,向我军射击。见此情景,我军认为这么大的炮楼只有火炮能治得了它苗元一。想起攻城时只用了四发炮弹,还有一发没舍得用,便派几十个民兵,把小东门拆开,把火炮推到了炮楼附近的老爷庙,把老爷庙挖了一个窟窿,炮楼对准鬼子的炮楼。这关键而又珍贵的一炮,炮兵打得很准三浦佑太郎,打在了炮楼顶部。但炮楼不是豆腐渣工程,很坚固,震动了一下,还是没有解决问题。这时候,城墙上的战士发现炮楼必城墙稍高一点,就将梯子搭载了敌人炮楼顶部。一连副指导员、外号“杨大马”高喊一声:“共产党员同志们,跟我上!”便带头从梯子上向炮楼顶部冲去。可是,在攀过梯子一半时,杨指导员不幸被子弹射中,从梯子上掉下来牺牲了。后边的战士没有退缩,勇敢冲上了炮楼顶部。在炮楼顶,居高临下六条壬晴,狠狠打击了敌人。手榴弹用光了,就搬炮楼上的砖头石块往下砸。下面的战士乘机向中层的敌人射击。整个炮楼的鬼子一个活的也没剩下,都向“天皇”报道去了。

扩大战果
水冶攻坚战结束,古城一片安静。这时候,忽然传来一阵清脆的歪把子机枪和三八大盖步枪的射击声。原来,部队缴获了很多枪支弹药,一部分人想选一支好枪,正在试打。李达参谋长得知后,予以了批判,说:“缴获了那么多武器弹药,那么吃饱了,其他部队怎么办?现在还打枪,立即停止射击。”参谋长的话是对的,体现了勤俭建军的原则。三十四团检查武器装备后,发现山炮弹壳只剩下四发了,丢失了一发。指挥所来电话说,不找回这发炮弹壳,打仗就不给山炮了,就要把那门山炮收回。于是,蒋克诚团长迅速和地方联系,请他们协助找一找。后来侦查员来电话说,一个民兵正背着炮弹壳不给,说非要十支步枪和三千发子弹兑换。蒋克诚说:“换回这个弹壳装上了弹头,打了再装虫界战争2,就可以再有两发、三发,以至更多的炮弹。他提的条件,我们答应。”就这样,三十四团从民兵手里换回了这发炮弹壳。中午十二点多,指挥部来电话通知三十四团,说鲁仙山的敌人已经被我民兵包围了两天,命令蒋克诚带一个营马上赶到鲁仙山,把那个营全部消灭。并告知那门山炮继续配属三十四团,再发乌发炮弹。蒋克诚坚定地回答:“是!保证完成任务!”说完,立即组织部队,向鲁仙山进发。
鲁仙山、位于一座小山脚下,易守难攻,驻有伪李英部一个营,工事是日军工程师亲自设计建造,修筑了很多防御工事,四周架有铁丝网,挖了封锁沟,埋下了不少地雷。在山上,还修了一个大碉堡和一些暗堡,驻扎一个连的兵力,有重机枪控制各个角落。山下有三个连的敌人和敌营部。为了及早了解情况,蒋克诚先带三十多人的侦察排赶到了鲁仙山,同包围鲁仙山的负责人、安阳县独立营副营长曾东山接了头,一起察看了地形,侦察了敌人的部署。根据地形和敌防御部署,蒋克诚认为要想消灭这些敌人,首先要拿下山上的碉堡,控制制高点。
傍晚,三十四团三营到达预定地点。以一部分部队和民兵把守要点断敌后路,以三营主力七连主攻山头,其它几个连准备攻村。在山上敌人的疯狂反击中,七连炸毁了敌人两道封锁沟,开辟了接近碉堡的冲锋道路。拂晓总攻时,组织山炮、迫击炮、掷弹筒和轻重机枪掩护进攻,有两发炮弹把敌人的碉堡打了两个大窟窿,里面敌人的重机枪也哑巴了。战士们趁此机会冲了上去,顺着两个大窟窿打到里面。敌连长站在碉堡顶上,声嘶力竭地喊:“营长,赶快来呀,梁天云我们不行了……”话音未落,就被击毙了。攻占了这个碉堡后,控制了制高点,山下的守敌军心慌乱。

针对这种情况,为了减少伤亡,蒋克诚团长决定展开政治攻势,组织战士向伪军喊话,告诉他们八路军已攻克水冶,伪团长已经被俘,八路军优待俘虏,并把在水冶被俘虏的伪团长抬过来,动员他向据点里的伪营长劝降。伪团长起初还有点装腔作势,像瘦驴拉硬屎一样。蒋克诚站在外壕大声训斥他说:“你算什么团长?你是投降卖国主义的汉奸,是日本人的狗腿子,我现在就把你枪毙!”伪团长一听枪毙,腿一抖索,跪下求饶。蒋克诚严厉地说:“我也是团长,你是汉奸的团长瑞蓝二号,我是抗日的团长,现在给你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马上叫他们投降!”于是,伪团长哆嗦着手,写下了“放下武器,缴械投降”等字样,叫一个被俘的敌团部副官送去。但这个副官进去五分钟还没有出来,迫击炮连的四班长急了:“狗日的,还不缴枪,不缴枪就揍你!”一炮打在敌营部房顶上,打得砖瓦乱飞。在猛烈的炮火攻击下,躲在碉堡里的伪营长不得不喊道:“别打了,别打了!我们缴枪投降!”于是,伪营长以下几百人一个个乖乖当了俘虏。
打完鲁仙山,蒋克诚即带领三营和一千多民兵到丰乐镇至观台间破坏敌人的铁路。大家一鼓作气,拆掉了二十多里长铁路上的钢轨和枕木,抬回了一百多根钢轨,为制造掷弹筒、步枪准备了原料。至此。历史五天的水冶战役胜利结束。

标签:

林艾为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