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烟台婚纱悼念禹经安先生专辑-岩鹰文艺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31日 | 作者:admin | 73人浏览

悼念禹经安先生专辑-岩鹰文艺

悼念禹经安先生挽联
县委书记蒙汉
经月累年常为屈原文化呕心血安宅正路但将辞海精神继古今
悼经安先生挽联
县文联主席 张昌竹
2018年9月6日晨,溆浦文化学者、我尊敬的仁厚长者禹经安先生不幸去逝。我至灵堂,焚香以祭,天降大雨,悲生楚天矣。撰联以记。先生走,我焚香烛天垂泪
文化兴,乡有桂兰梓长青
悼禹经安先生挽联
诗人 易延凤
呕心沥血,考古著书传道;励志倚情,尚学交友为文。
舒新城的儿子舒泽池携全家在北京致哀:
晴天霹雳,难以置信!
精神不死血战午城,事业永存!

陈黎明夫人对禹老师的感怀:
翻开禹老的微信它永远定格在8月16号,在这短短的二十几天里,他承受了多少的痛苦,告别了他喜爱的屈原文化,告别了一群与他志同道合开发挖掘溆浦民间民俗文化的写作朋友们。可爱的考古老头,我们再也看不到你滔滔不绝地讲解我们溆浦文化时那坚定激昂的神情。吴旻霈我们因雪峰山文化结缘,愿您长眠雪峰山下,永远保佑雪峰山人继往开来。
作家邓宏顺悼言:
天下虽无不散的宴席,但禹老师何故这样匆忙离席?此后再不能听到您的笑声,再不能看到您的背影,再不能听您侃说义陵…愿禹老师天堂仍然幽默快乐!永远年轻!

哭禹经安老师
县作协主席 田真夫
9月5日,我到城北办事,经过人民医院门口的时候,突然又想上去八楼坐坐,陪在这里住院的禹叔说说话,可是临到大厅的时候,接到公司要开会的电话,只好匆匆离去,想第二天再去看他。谁知道第二天便接到我们作协秘书长向芳瑾的电话,她用哽咽的声音告诉我:禹老师于今日凌晨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一下沉了下来。放下电话,久久不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9月6日,是禹经安老师去世的日子,久晴的天突然下起了暴雨!
X
我和禹老师的情谊可以追溯到二三十年,那时我刚退伍回来,怀着对文学的痴迷只要有空就泡在图书馆,那时他在图书馆工作。后来我们和老茂一起负责县民间文艺家协会,并编辑《溆浦文艺》,由于那几期《溆浦文艺》编辑了许多文史类的稿件,得到许多专家和名人的肯定。1999年全国兴起旅游热,溆浦也成立旅游办,您和我都借调在那里工作。我们先后参与溆浦县旅游的管理,旅游资源的调研,并参与《怀化旅游》溆浦篇的撰写与编辑。为溆浦旅游资源挖掘、整理和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后来,我有事离开了冀朝鼎,许多年后,您还在那里工作,每月只有微薄的补助。我劝您离开,可您总是告诉我:因为自己喜欢!喜欢溆浦文史,喜欢溆浦这块土地!您用自己的努力和研究成果树立了溆浦旅游的文化骨架。 因为喜欢,您对溆浦的历史进行深度的研究和挖掘,并出版了《溆浦拾遗》和《屈原与溆浦》可以传世的两本书。因为喜欢,您利用自己是中国屈原学会会员的身份,经过联系和运作2007年11月21日在桔子飘香的季节召开首届中国溆浦?屈原文化节,文化节汇集全国所有研究屈学的顶尖专家和教授,通过“觅屈子吟踪,赏思蒙山水”观光活动郑靖雯,使广大屈学专家统一了观念:三闾大夫屈原故乡在湖北秭归、投江地湖南汨罗、流放时行吟地在溆浦。使溆浦一下成为屈原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在后来召开的屈原学术会上,通过禹老师等人的不懈努力,使原来的学院派研究渐渐认同,不仅要从古书中研究,更要结合屈原流放过地方保存的风俗人情,这样的研究才更全面。禹老师也慢慢成为中国屈原学会的理事,常务理事。一个文化水平不高的县域“土专家”能够得到教授和博导这些顶尖学富五车的专家们的认同,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那年溆浦成立了屈原学会,他担任会长,舒老师、张昌竹和我担任副会长。 我和禹老师之间有种特殊的感情。几十年的交往,我把他当成老师、兄长、老叔,好友。我们无话不谈,有事没事都喜欢往他办公室坐坐。他隔段时间也会给我打电话:近段时间在做么咯?又写了什么东西?他老骂我懒!如果他发现我发表的新作,烟台婚纱又会打电话骂我:你咯条騒屁蛋!我和他也有许多争论的时候,比如屈原流放的时间,比如某件事的看法!可是他遇事太认真,虽然上了年纪,总要和我理论出个对错!那怕我们争论得脸红脖子粗,不欢而散,但是过几天他又会打电话来,互相都不生气!见面总有说不完的话,到了中午吃饭时间,总会请我到街边吃一碗盒饭。后来成立雪峰文化研究会溆浦分会,他总会让我跟他到西湖流金广场的顶楼,雪峰文化旅游公司的食堂去吃饭。开始我还不好意思,要请他顺便在小店吃,可他总是硬要我去,说是花那个钱干吗?一来二去,雪峰公司的人都认识我了,偶尔和禹老师去吃中饭,大家都 热情得很,都让我多吃些! 8月1日下午6点多钟,我的电话铃响。我打开手机,是禹老师打来的,我还当平常一样和他开玩笑,但是发现他的声音却明显比平时微弱。他第一句话就告诉我:我在长沙住院!我问他怎么了:他说自己病了,要做手术!我有些担心地问他:什么病,要紧吗?后来他长子云峰告诉我:是肠子出了问题赖紫纶,他躺在病床上,挺想你的。当时我认为他的病不严重,就安慰他几句,心里想他回溆浦我一定去看他。因为在企业上班,七七八八的事太多,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溆浦。直到8月28日才抽出时间去看他。上了电梯后我还在想:应该不严重吧?但是我走进他病房的那一瞬间,我惊呆了,这那是平时我们熟悉的禹老了,他的脸已经变得非常消瘦了,气色也非常的不好!我进去握着他的手,喊了一声:禹老师!眼泪一下就出来了!我真的想不到,一个月前还好好的一个人,突然之间就病成这样了。一个月前我去他的办公室,他正在写七十二行的一篇散文。他说要等自己把溆浦的七十二行写完,出一本书,让后辈们了解溆浦曾经有过的那些行当。那天他的精神挺好的,我们俩说了很多的话! 我出来后他媳妇送我到电梯口,告诉我,医院已经下了几次病危通知书了。第二天下午,我下班后又去看他,感觉他的精神比以前还好些。我们又谈了些往事。我问他为什么不继续留在长沙治疗?他说在长沙和溆浦治疗反正一样,但是长沙那边的病房一晚就要380元,这次住院花了好几万了!我说:只要人好,几万块钱又算什么呢?我劝慰他:只要您一天天好起来,过几个月我们又可以去外面活动了!他笑笑,感叹地一声:人这一辈子啊t5687!我去看他,他从来没谈起自己的病情阿万音由季,还总是打起精神和我交谈,偶尔也艰难地笑几声,和平时一样! 禹经安老师祖籍是邵东人,生于1944年,卒于2018年9月6日凌晨2点59分,终年75岁。他去世后,怀化溆浦的文化圈都涮屏,来自全国各地的文朋诗友们在各式各样的群里、朋友圈发唁电、诗文,发挽联,发图片、发文章缅怀禹经安老师,就连百忙之中的县委书记也亲自写一幅挽联 :经月累年常为屈原文化呕心血,安宅正路但将辞海精神继古今! 他的离世,使溆浦、怀化乃至湖南的屈学界失去一位好专家,失去一位溆浦文史的活字典。现在和此后的多年里,人们怀念他,为他痛哭,为他流泪,作为一个晚辈,我自然也是其中的一位。 我哭禹经安老师,哭他匆匆离开人世,像流星一般划过天宇, 他的许多工作还没完成,他计划撰写的七十二行当才刚刚开始。 中国先哲司马迁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如鸿毛。历史上帝王将相黎民百姓千千万万,那些能青史留名的必然是给这个世界带来光亮的人,禹经安老师虽然没有给这个世界投来永恒的光亮。 但他却给后来研究溆浦文史的人打开了一扇窗户。 我哭禹经安老师,哭他苦难的人生,哭他像一盏为故土为亲人过早燃尽的油灯。 他生活的上世纪50-70年代,成分、下放、饥饿、贫困像贪婪的虫子咬噬着人们,在获得巨大抗争精神的同时,衣食的窘迫境遇以及由此而衍生的人际之间的情感, 而一切苦难却成了他努力上进的动力。 我哭禹经安老师,哭他执着追求的奉献精神,几十年如一日坚守着自己的文化高地。 不厌其烦地宣传溆浦的文化、名人和名景。护邑塔、舒新城先生故居、《辞海》碑、屈原塑像……溆浦的这些文化符号每一件都留下您的智慧和辛苦。 禹经安老师的一生是奋进的一生,是为理想不懈追求的一生,更是为故土和乡亲奉献的一生。即就是在患病住院生命垂危的时刻,还在追求、还在奉献,以至于让弱小的生命之灯过早燃尽杨天恩,是溆浦文化和他自己家庭的损失,更是他自己的悲哀! 禹经安老师走了,这一次离开他再也不会回来!记得去年有一次去他的办公室,发现他的气色不对,又消瘦了许多。便劝他有时间去医院检查一下,他从抽屉翻出厚厚的稿子;等这些稿子校完便去检查。一次在怀化开会,他竟然晕倒了……他平时身体挺好,想不到这些都是疾病来临的前兆杰奎·沙蒙。就在他生病的那一天,他还陪湖南师大的一帮专家教授们考察民国大学从蓝田迁居溆浦的遗址,忙碌了一整天,直到下午二点才吃上中饭。回来的时候就开始呕吐,后来送医院,肠胃穿孔、肝腹水……短短的四十天,疾病便夺去一个 人的生命,在灵柩前,我听到他的长子一遍遍责怪自己:我们也是大意了,否则早去检查治疗,我父亲还可以多活几年的……禹经安老师走了,我再不可能听到他爽朗的笑声了,听到他骂我懒了,听到他像对待子侄般骂我騒屁蛋了……禹经安老师走了,我再也不会在街上走路时碰见他北界王,然后两个在路上要扯上半天牛皮了……禹经安老师走了,再也不能当面开他玩笑叫他考古禹老头了…… 溆水呜咽,卢峰含泪。著名作家王一丁亲自撰写一幅挽联:经国华章荫学晚,安魂一曲送良师。正表达了我此时的心情,从此世上少了个禹老头,天上多了个文曲星!愿禹老师一路走好!

经世致用求心安
——深切悼念考古工作者、中国屈原学会常务理事禹经安老师
王九日
禹经安老师是溆浦县有名的考古工作者,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名扬县内外。我那时在乡文化站,和他同在文化系统。有时进城猛虎教师,总要去他办公室小坐。有次他告诉我,在他所住的梁家坡村每天有很多燕子,要我去看看。我跟着他来到梁家坡,但见护城河遗址旁的一排柳树上,有数万只燕子群起群落,叽叽喳喳好不热闹。后来我写了消息《古义陵县遗址上出现燕群奇观》发在省报上。那时起,我就知道禹老师很热衷文化事业。
后来我在外地二十来年,前些年回乡后又联系上了从前的故交,相互间有了微信交流。禹老师在退休后又被返聘从事雪峰文化的研究,和他研究的历史人物严如煜一样,经世致用,将平生所学用于地方人文历史和屈原文化、民俗文化的挖掘与研究,经常有一些带着历史沧桑感的文章面世。他和我经常在微信上把发表的文章分享给对方,并且相互鼓励。去年他在微信群中见我晒有书法作品,要我给他写幅字。此前我曾见过几个书家大师给他写的字,我感觉自惭形秽,不好意思给他写。禹老师鼓励我说,大师之称谓,既不能用秤称,又不能用斗量,只是外人的一种尊称,不可当真。我尊嘱给他和县作协向秘书长各写了一幅字,送到他办公室时他很开心,给我送了几本《涉江论坛》、《雪峰文艺》以及一些资料。并在县城水码头的饭店盛情款待,邀请了长沙市怀化同乡会会长舒龙鸣、县作协主席田真夫、作协秘书长向芳瑾同席。饭桌上我得知,舒新成故居、屈原广场以及思蒙护邑塔的建成,都凝聚了禹老师的心血。禹老师和舒龙鸣都建议我去思蒙看看,写点文章宣传一下。我把他们的话谨记在心,于去年冬在文友罗从芳的陪同下游览了思蒙,回来后写了散文《一帘烟雨锁思蒙》,发表于市文联的《人文怀化》公众号上。

今年年初,为了繁荣文学艺术,我创办了《岩鹰文艺》公众号。禹老师给予大力支持,发了好几篇稿件给我。我从中挑选了《河街伢儿》和《我的父亲》发表。禹老师很高兴,将发有他文章的《岩鹰文艺》配上文字在朋友圈里转发宣传。
9月4日,我来到雪峰文化研究会办公室领取一本获奖证书,听向芳瑾秘书长说禹老师病了,并且很严重。我颇感惊讶,禹老师身体很好啊,怎么会病了?我马上问在哪个医院,我要去看看。
来到人民医院八楼,找到42号病床的房间,里面只有一个病床,上面躺着一位插着氧气管的老人,我站在门口仔细看了下,那个老人很瘦,不像是禹老师。就问一旁的陪护人,请问这是禹经安老师吗?陪护人员说是的。悲喜交加的我走进病房,声音有些颤抖地叫了声禹老师。禹老师发现是我,露出欣喜的眼神,笑说王九日,你来啦!我说禹老师你躺在床上,我都认不出你了。禹老师的儿子禹云峰赶紧要我坐下陪禹老师说话,我便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和禹老师、云峰闲谈起来。我以自己战胜病魔的经验告诉禹老师,病人最需要信心,相信自己的病能治好,就一定能治好。就好比寻找幸福,你想找到幸福就一定能找到幸福,并建议禹老师在病好后到我们两丫坪的大山里走走,去太阳山和满天星疗养,那里山好水好空气好,住有宾馆,吃有野味。禹老师开心地笑了,很坚定地答应一声“好!”我向禹老师汇报,最近到沿溪乡调查,发现与九溪江红毛将军屋有关的一些历史线索。禹老师用左、右食指比了个“十”字说,“我已经研究了十年。”我说禹老师,等你病好后,我陪你去做进一步的调查。禹老师说“好的!”禹老师和我谈得兴起,要我在他家吃晚饭,我答说好的。一旁的禹云峰笑说,你中午留人家吃晚饭,看来是无心留客啊!禹老师笑说,我也不晓得什么时候了。
这时,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我县著名摄影家魏荣光来看望禹老师,我们又陪禹老师说了半个多小时。见医生来打针,我们借机起身告辞。没想到这一别却成永别,第三天,竟听到了禹老师溘然长逝的噩耗!
我闻讯后心情很沉重。也许是上苍的刻意安排,在禹老师生命的最后时刻,我无意中和他做了最后的诀别。一位为地方文化事业奋斗不止,鞠躬尽瘁,受人尊重的好老师、好朋友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了人世。青山含悲,溆水呜咽,苍天落泪,举县文艺界都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生命只有一次,禹老师用有限的生命展现了无限的价值;抒写了功不可没的壮丽人生。愿禹老师魂下安息。
二0一八年九月七日

鹧鸪天悼禹经安先生诗人 荆楔子
未了沧桑驾鹤游,天堂定有蹙眉愁。先生魂魄天才羡,宝殿根源铁证求。查地府,考骷髅,深宫疑问解缘由。英灵得空祥云起,再顾湖湘五彩秋。
禹先生走好
诗人 侯志东溆水荡荡送先生,屈子颔首吟升平。涉江园里硕果结,先生转身去云间。凝似行囊刚放过,七十二匠来拜见。相约前途话古今,太平世道放心行。遥望湖湘山水地,溆浦人民怀念您。

标签:

林艾为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