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烟霞峰离别是一场千古的忧伤-小懒虫的碎碎念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8日 | 作者:admin | 39人浏览

离别是一场千古的忧伤-小懒虫的碎碎念

龙应台曾经说过: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
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
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
今天又一次离开老家踏上回天津的客车,
母亲目送我远去,
我也看着母亲的身影越来越小烟霞峰,
渐行渐远渐模糊。
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渡边茜,其实
远离家门的子女又何尝不是对年迈的父母牵肠挂肚呢。
人们都说贾宝玉多情,喜聚不喜散,
林黛玉深情,不喜相聚,
因为聚时欢乐,散后尤为冷清薛中行,
所以不如不聚不散凡莎莎。
不聚不散,犹如人生无悲无喜,
恐怕不够深刻曹佑宁,更何况做起来又谈何容易。
所以我宁愿兴高采烈的回去于源春,又风尘仆仆的回来李瑞河 ,
同时也让父母同我一起忍受一次次别离傅蒙晰。
每一次别离是为了下一次相聚,
每一次相聚就注定有一天要别离。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我是读李白的诗长大的转世奇缘,曾经以为李白是最潇洒的人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多么的桀骜不驯,自由放逸
“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又是多么的乐观豪迈 , 自信洒脱 。
可是郭小俊刘嘉楠,长大后,再次读他的送别诗,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挥手自兹去李兆楠,萧萧班马鸣”
才觉得,其实李白是最长情的人。
船已经远的都看不到了,他还在那极目远眺
一想到那个送别的场面就禁不住泪流满面了。
多情自古伤离别,只愿岁月静好,父母安康!

标签:

林艾为
文章归档